• 郭元鹏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17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4-17
  • 绘就生态文明新画卷—甘南州造林绿化工作纪实 2019-03-23
  • 美国的目的是获取朝鲜的利益,以退为进,或声东击西,是完全可能的,美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利益让朝鲜安然的 2019-03-23
  • “男童在幼儿园噎食死亡”,信息渠道应当畅通无阻 2019-03-09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3-09
  • 黑龙江福彩22选5开奖公先: 黑龙江p62

    黑龙江p62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躲不过的初一

    躲不过的初一(三)

    躲不过的初一 荏笠 6813 2019-03-13 21:51:24

      陈初一自那天欢乐谷一游回来,再没敢去见陆瞻,就连拜年的时候,也只是匆匆对他们一家人一起说了声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的话,连老人家的红包都没来得及收,就急急忙忙跑回楼下去,连看都不敢多看陆瞻一眼。

      原因倒是不复杂,但是说出来实在不好听。那天欢乐谷陆瞻突然开车也就罢了,还在自己耳朵边说话,抱着自己射击,虽说不是故意的,可是陈初一的潜意识却是实实在在地觉得自己被挑逗了,当晚就他就做了个旖旎无比的梦,梦醒之后他都不敢回想自己在梦里叫得跟发情的猫咪似的那样子,更没法想的是梦里边,陆瞻在他耳朵边喘息着轻声吐热气,说了句:“叫哥哥……”

      陈初一连续好几天都羞愧不已,不过好在梦也就那一次。除了补习数学,陆瞻也没别的机会见到自己,这让陈初一放放心心地缩在家里不出门。没出门的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怎么就做了那种梦?男孩子年轻气盛,做个那样的梦是不是就是说明了自己喜欢男的?喜欢男的倒不是主要,主要问题是……自己喜欢上了陆瞻了?

      怎么……这样没有来由地,就喜欢上了一个人?陈初一有点不太懂,但他至少可以确定,自己肯定是喜欢了的。毕竟自己肯定不会对不喜欢的人有那种欲望。

      只是陈初一对这个原因很迷惑,也很执着,就好像没有个正当理由,这份喜欢就变得不明不白不干不净了似的。

      陈初一依旧是缩在沙发上,哥哥姐姐平时也不在家,这时跟着爸妈一起在楼上跟那对老夫妻聊天。家里就剩陈初一一个,百无聊赖又心事重重。

      突然他听见了几声敲门声,陈初一以为是家里人从楼上回来了,慢吞吞地穿上拖鞋,踢踢踏踏地过去开门。

      “怎么都不带钥匙……哥……陆医生?!背鲁跻豢吹嚼慈说牧?,声音一下就下去了,跟直接按了减音量似的。陆瞻听这特效觉得挺有趣,调侃道:“我是自带消音功能吗?”

      陈初一不由自主地就心跳加快手心冒汗,但还是要故作冷静,声音又恢复正常大?。骸拔乙晕野致杷腔乩戳四??!?p>  陆瞻点点头,看他没下一句了,有点儿奇怪地笑着问:“你怎么不邀我进来???”

      “你……那你进来呗?!背鲁跻煌撕笠徊?,却见陆瞻又笑了。

      陈初一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怎么最近这么爱笑了?而且笑起来真好看。

      “开玩笑的,我爸支使我去买瓶辣椒酱回去吃,我现在要去?!甭秸吧斐鍪忠鲁跻坏耐?,小朋友下意识地一躲。陆瞻见势一愣。

      陈初一心里突然有点害怕,以后他是不是就不会主动跟我亲近了?

      没想到陆瞻也就愣了那么一秒,伸直了长臂还是挠了一把陈初一,然后嘴里嘀嘀咕咕地就走了。

      陈初一听到他说的是:“臭小子还敢躲?”

      **

      陈初一从想不通到完全想开,花了大概从小年到元宵的这些日子。他从起初的惊惶,不敢相信,云里雾里的状态,到现在放弃并且沉浸于其中,不得不归功于他的自我安慰能力。

      说到底,目前他就是觉得:陆医生长得又帅,又是单身,而且就对我一个人好,我不仅喜欢他,我还特别骄傲。所以元宵节,他就主动上楼去找陆医生了。

      他先是敲敲门,来开门的是那个老爷爷。为了不乱辈分,之前就说好了还是叫伯伯比较好,于是陈初一就乖巧地问道:“伯伯好,我来给你们送元宵啦。我陆哥哥在吗?”

      “他在里头,你快进来?!崩弦γ忻械亟庸鲁跻皇掷锏奶涝?,带陈初一进来。之前他来这家做客,也就是在他们厅里坐坐,这会儿老爷爷给他指了指陆瞻的房间,他还怪不好意思的,一时竟然有点紧张。

      “那我去找他啦?!背鲁跻蛔叩侥歉龇棵趴?,敲了敲,里头立马有人走过来开门。陆瞻正在打电话,看到是陈初一,愣了愣,便一边跟电话里的人继续交谈,一边把陈初一轻轻拉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

      “好,我很快就过去?!甭秸懊欢嗨导妇渚凸伊说缁?,转头看正在环视自己房间的陈初一。前段时间陈初一的刻意躲避他不是不知道,鲜少时候在楼道里遇见,陈初一也不像之前一样好哥们似的就来勾他肩膀了。只是陆瞻不明白原因,也觉得没地方问罢了。

      现在突然主动来找自己,陆瞻也就不那么在意那些原因了,便主动开口道:“来找我干嘛?补数学???”

      陈初一想想就浑身难受:“呸呸呸,大过节说什么晦气话?”

      陆瞻笑,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懒懒地问:“送元宵过来吗?”

      “嗯嗯?!背鲁跻辉谒肀咦?,“芝麻馅的?!?p>  “哦?!甭秸胺烁錾?,扯了棉被往自己身上盖了一角,说道,“你明天就得去报名开学了吧?”

      陈初一点点头,扭头看躺着的陆瞻,问:“你是不是也得开工了?陆医生?”

      陆瞻长长地嗯了一声,似乎是在伸懒腰,才慢悠悠地回答:“不开工了,不干了?!?p>  陈初一以为是玩笑话,往他身上的棉被轻轻锤了一拳:“那你就啃老吧。你好意思吗?”

      陆瞻似乎挺困的,眼睛都闭上了,但是说话还是清醒的:“不好意思……所以去找个更赚钱的工作啊?!?p>  陈初一听了觉得不对劲,伸手摇晃他,陆瞻皱着眉头问干嘛,直到被完全摇醒,瞪着眼睛抓着陈初一让他拉自己起来。陈初一把他拉起来,就抓着他手臂不撒开了:“你真的辞职???”

      陆瞻看他好奇这事,就笑着给他讲道理:“傻瓜,校医才多少钱一个月?一般当校医都是中年男人女人,儿子女儿已经不用带着养了。我还这么年轻,我就开始干这个,那我老了可一分钱存款也没得用?!?p>  陈初一理解了这个理:“那你换什么工作去做?你之前好像说你大学学了数学……”

      “那是双学位,而且数学是我的第二学位,就是不如第一学位含金量高的那种……说了你也不懂,你读了大学之后就全知道了,我不跟你说这些?!甭秸俺冻侗蛔泳鸵上?,又被陈初一摇来摇去,便不胜其烦地拉了他一把,把陈初一也拉得倒在了床上。

      陈初一倒在床上的瞬间心脏好像有点早搏,跟漏跳了似的,瞬间充盈在鼻腔的陆瞻的气息让他顿时冷静了点儿,他想了想又问:“那你上哪找别的工作?”

      陆瞻睁着眼睛看躺在自己身边的人,打趣道:“怎么了?干嘛问这么详细?想跟我一起走???”

      陈初一撇撇嘴,竟然真的说:“我还在读高中,跟你走了我爸妈会打死我的?!?p>  陆瞻听他真的一本正经地说着好像很想跟自己走的话,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具化了就是,这小孩儿是不是崇拜我数学特别好???觉得跟我上哪儿去都不怕。陈初一就躺在陆瞻的身边,两个人面对面,陆瞻盯着陈初一,陈初一却皱着眉头垂着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或者说是在愁什么。

      陆瞻看着他秀气白净的脸庞,下意识就不想让消极的表情出现在那上边,便赶快拉着他继续说话:“那你就好好读书,读完了再跟我走呗。到时候走得远你可别跟我说想家?!?p>  陈初一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陆瞻,看他的眼角往上飘,好像会笑似的,更受不了他的打趣:“你要走很远吗?”

      陆瞻认真地回答:“远。至少不在邻省?!?p>  陈初一的嘴干脆瘪着了,他一翻身撑着床就起来,拍拍衣服就直接往外走:“你要走就走吧,再见!”

      陆瞻看着他生气,止不住地笑了,朝着他出去的背影叫了一句:“那等我走了你得送送我?!?p>  “我不!”陈初一气呼呼地,头也不回就跑出去了。

      出了房间两步,他还不忘回来,给陆瞻把门带上。

      陆瞻彻底被他逗笑了,躺在床上笑了半天,有点犯困,斜躺着完全窝进被子里,闭上眼睛,脑子里想着自己的工作,想着自己的身份,想着跟自己交接的人,想着……还留了一块空地给小初一。这小家伙,该说他是可爱还是调皮?装病逃早读不忘撒娇,运动会中暑不忘撒娇,做不出数学题也就想着撒娇,真是把自己给吃得死死的。

      陆瞻拿出手机——那是他用他爸的身份证办的手机卡,他最后登录了一下那个同性恋网站,然后一句话也没留给上面的网友,默默地注销账户。这半年多真的太闲暇了,该收拾收拾回归工作了。

      其实他觉得做自己这个工作的人,早就能把所有牵挂都放下了。

      却总觉得好像还有什么想跟初一说说。

      **

      正月二十是陆瞻的生日,那天不是周末,但陈初一还是请了一个晚自习的假回家去找陆瞻。

      他没有提前跟陆瞻说,就搭了公交车回去,气喘吁吁地跑到家楼下的时候,正巧看见陆瞻和他爸妈。陆瞻的身边放着行李,他正跟自己爸妈说话,眼神一转就看到了从远处就开始减速的陈初一。陆瞻又跟爸妈说了几句话,他们就上楼去了,陆瞻这才对着远处喊了句:“初一,我看见你了?!?p>  陈初一这才磨磨蹭蹭地出来。楼底的光线不足,只有楼道里的灯和门外不太亮的路灯,陆瞻等他走近之后才发现,小家伙的表情不太好看,似乎有点难过和不敢相信,他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先是乖乖地说了一句:“哥哥生日快乐?!?p>  “谢谢初一?!甭秸懊耐?,语气温柔得很,生怕自己这算是不辞而别的行为会伤了小家伙的心。

      谁知道这一摸,把陈初一的眼泪摸出来了,陆瞻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跟变脸似的,一扁嘴,眼泪就下来了,然后垂着脑袋就伸手去抱陆瞻。

      陆瞻比陈初一高一头多点儿,只能微微俯身让他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接着就听到陈初一的一系列胡言乱语。

      “哥哥,哥哥,陆医生,陆瞻,你别走,我喜欢你,我舍不得你?!背鲁跻槐ё怕秸暗牟弊?,趴在他胸前哭得昏天黑地,嘴里呜哇乱叫,听得陆瞻都有点心软,舍不得走了。他把陈初一往怀里紧了紧,在小家伙耳边轻声安抚道:“怎么就哭了呢?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哥也舍不得你,以后有空了肯定回来看你?!?p>  “不要,不要,”陈初一就差嚎啕大哭了,“你下次回来,就忘了我了?!?p>  “我……我怎么会忘了你呢?”陆瞻越听越不对劲,陈初一也是个快16岁的大男孩了,这样孩子气的话,让陆瞻有一种奇妙的预感。

      陈初一哭了很久,最后也不说话了,就仗着对方肯定不会推开自己,赖在陆瞻的怀里抽搭了半天。陆瞻也很耐心地搂着他,时不时拿下巴磨蹭他的发顶,轻声逗他:“别哭,又不是给我出殡?!?p>  陈初一听陆瞻说这话,真觉得自己白伤心了,想着忘了就忘了吧,可把头抬起来,看见他那副温柔无比的神情和脸色,又实在舍不得。

      反正他都要走了,说吧,就算他接受不了,今后也江湖不再见了。陈初一吸吸鼻子,用手背擦擦眼泪,正色道:“哥哥,我跟你说?!?p>  不哭了就行,陆瞻想,第一次见他哭,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说道:“你说?!?p>  “我喜欢你?!背鲁跻欢⒆怕秸俺囊碌呐?,一鼓作气道,“是那种不想跟你做好兄弟好朋友的喜欢,你如果觉得我不是个好学生,不是个好孩子,你也……也别说了,又反正你也要走了,说了省得我伤心?!?p>  陆瞻没想到陈初一竟还有一出表白,虽然有点儿出乎意料,可仔细消化几秒后,竟有种几万只蝴蝶即将要从胸中飞出的喜悦。

      这是两情相悦的化学反应吗?陆瞻的嘴角忍不住地往上翘。

      陈初一抬头偷偷看了一下,都有点吃不准陆瞻的心思了。那是什么要笑不笑的鬼表情?

      陆瞻看着陈初一忐忑不安又故作潇洒的表情,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本来也不是个好学生,又不是第一天了还怕我说了伤心?不过我们初一,是个好孩子,哥也很喜欢?!?p>  陈初一要急了,要是表白失败就不要做朋友了,自己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陆瞻却慢条斯理地,又摸了摸他的小脸蛋,然后俯身在他耳朵下边亲了亲,然后轻声说:“那你要答应我,好好读书,考到你自己说的央美,等哥来找你,你要是还喜欢哥,咱们就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陈初一被陆瞻突然袭击耳朵吓了一跳,脸都涨红了,好半晌都没消化完陆瞻那短短几句话。陆瞻觉得他真是可爱到不行,忍不住又在他发顶揉了好几下,才问道:“你觉得怎么样?说啊?!?p>  陈初一扁扁嘴,吓得哭都忘了:“你怎么……你是不是逗我玩???”

      陆瞻心想这孩子一股机灵劲,不是好糊弄的,只好认认真真,拿出跟成年人说话的样子对他说:“你现在跟我表白,我又马上就走了,连仔细想想的时间你也不给我留点儿,我要是觉得分隔两地,不想拖着你这个小孩,跟你说别喜欢我了,又怕你难受;要是给你个什么承诺,万一你只是小小年纪一时冲动呢?你能不嫌我给你带来罪恶感吗?所以你啊,自己想想清楚,要是觉得真的喜欢我这个大叔,你就等着我们下次见面,要是想了想觉得哪儿没大叔???你就把我忘了,也没什么好觉得抱歉的,毕竟是我没有留下来等你。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初一听了陆瞻这段话,也不哭了,也不着急了,似乎冷静了下来。也就是在这会儿,他才感觉到陆瞻真的是个大哥哥,事事都能照顾着自己??墒窍衷谒凶约旱氖虑橐?,自己这样撒泼,问他要一个匆匆忙忙的答复,实在是任性了。他仔仔细细地,用16岁的头脑好好地捋了捋,才郑重地开口:“陆瞻哥哥,我一定会好好读书,考到央美,如果你去央美找不到我,你就别来找我了,我也没脸见你?!?p>  “你数学考得再差也是我教的,我不嫌丢人?!甭秸翱戳丝醋约旱氖直?,说,“我要出发去机场了,你赶紧回学校去。要不我先送你回学校?”

      “不用?!背鲁跻灰⊥?,突然想起什么来,赶紧把背包拿下来,掏出数学必修一,塞进陆瞻的手里:“这是,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要收好,下次来找我你要带着它,不然我不认你的?!?p>  陆瞻不知道他干嘛要送数学书,只是听到他那后半句后,舍不得的心情分外浓烈,但也只能原原本本地全部压下去,然后说:“我答应你?!?p>  陈初一点点头,抬起眼睛看着陆瞻。陆瞻一直都能记得,在那样昏暗的冷白色路灯灯光下,他的眼睛里却因为含着泪水而粼粼发光,接着,小初一凑近了自己,郑重又轻飘飘地在自己脸上印下一吻,转身就跑掉了。

      **

      陈初一上课再也不画画了,这是他同桌发现的有关他的最大变化。陈初一有的时候会发呆,但是一旦意识到自己走神,便会赶紧又回神,认真听课,甚至如果有人上课跟他说话,叫他开黑,他都完全不搭理,跟变了个人似的。

      到了高二时,重新排班,陈初一竟然是艺术生中文化分数最高的,而且分数挺高,尤其是数学,再也没出现过考十几分的情况,门门都至少能有及格,算是学美术的同学中的学霸了。老师们都不太敢相信,起先还怀疑过他是不是作弊,可是在多次考试暗中“特别关注”他,他也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陈初一可以说是半途中跑出来的一匹黑马。加之画画方面他本来就比较有天赋,又是打小学起来的,老师们逐渐觉得他真的可能有希望上央美??墒浅鲁跻痪醯米约夯褂胁罹?。

      一直到高三的寒假,他从美术集体培训的地方回到家里,家里人都是半年没见着他了,感觉小伙子变了很多。他本来就是一年一个样,这半年更是有挺大的改变,人已经窜到了一米七五,原本稚气的五官已经有了大小伙子的样子,虽然还是秀气,但是鼻子是鼻子,嘴是嘴,已经有了棱角了。

      不过没变的地方就是,还是爱撒娇。

      “老爸老妈哥哥姐姐!我回来了!”陈初一一扔行李箱就直奔餐桌,一边啃着妈妈做的排骨一边跟一家人说自己这半年去外地集训的经历,“我跟你们说那边的食堂真是要命,又油又咸,吃了一个月,上楼梯都喘气喘个不停了,还有啊……”

      他在家过完年,之后又要回学校去参加高考总复习的学习了。拖着行李回学校宿舍之前,他先到楼上去拜访那一对老夫妻。

      “伯伯伯母好?!背鲁跻焕衩驳馗谴蛘泻?,知道答案也一样要问,“陆哥今年又没回来???”

      “没呢?!崩弦醋藕⒆诱饬侥瓯浠饷创?,很是欣慰,说,“你陆哥要是回来,能不上你家找你玩吗?”

      “嘻嘻,也是?!背鲁跻煌蝗幌肫鹗裁?,说,“我能不能去陆哥房间里看看啊,我想找点儿画画素材?!?p>  老夫妻欣然同意,就随陈初一去了。陈初一推门进入那个房间,感觉那个房间似乎没有改变,就跟自己两年前走进来时的光景是一样的,只是少了个人,然后自己也不再是之前的样子了。

      陈初一仔仔细细地看着所有的细节,又小心翼翼地不敢伸手去碰。从门看到窗,从床看到书桌……

      陈初一走近,看到桌上放着一张身份证和护照,都是有效期内的,上面的照片都是陆瞻的。

      “伯伯,陆哥是不是回来了?”陈初一感觉都没法呼吸了,“你们怎么不跟我说?我想见他?!?p>  老爷爷进来看见那没收起来的证件就知道了,可是他上哪去找个陆瞻给他?老爷爷在陈初一咄咄逼人之下,只好直接撂下一句让他死了心:“你陆哥没了!”

      **

      陈初一觉得陆瞻可真是个乌鸦嘴。他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陆瞻还开玩笑似的说:“别哭,又不是给我出殡?!苯峁鲁跻涣鲩攵济桓仙?,甚至什么也不知道,楼上的老夫妇不肯多说,也不愿意带自己去看看陆瞻,只是说,别难过,好好读书,陆哥很关心你的。

      陈初一情愿让陆瞻把自己忘光光,然后能活得好好的??墒锹秸凹词拱炎约和夤饬?,也不可能活得好好的了。

      陈初一记得自己是哭着回学校的,可是奇怪的是,他没多久,就哭不出来了??赡苁亲约翰⒉蝗缱约核氲哪敲聪不?、那么思念陆瞻,而且在这么久没见到,也没画,他已经把陆瞻的样子忘得模模糊糊了。到了陆瞻生日那天,他在食堂里点了份鸡蛋面,囫囵吃光了,就当替陆瞻把生日过了。

      高三下学期,陈初一发了狠地学习文化,熬出了一脸痘。

      高考那天,陈初一觉得陆瞻的脸老是在自己的脑子里晃,他好像在说,下次数学再考个15分,别跟人家说我教过你,我嫌丢人,又好像在说,你数学考得再差也是我教的,我不嫌丢人。

      高考结束当日,陈初一回到家倒头就睡,睡了个昏天黑地,在家睡了几天之后,脸上的痘消得几乎没了,姐姐又拉着自己给自己护肤,把陈初一硬是搞成了个小白脸。

      “好看是好看,你不觉得麻烦吗姐姐?每天早上起来搞这个能搞半个钟头?!?p>  “那就早起半个钟头,好好捯饬自己啊?!?p>  “???早起?我宁可省着这半个钟头睡觉?!?p>  成绩出来的时候,家人们都欢呼雀跃,只有陈初一知道,是陆瞻带他到那里去的。

      九月一日,又是一个开学日,陈初一一家人送他到中央美术学院,他安顿好之后家人们才走。

      第一个到达学校的陈初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轻声道:“哥哥,我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 郭元鹏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17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4-17
  • 绘就生态文明新画卷—甘南州造林绿化工作纪实 2019-03-23
  • 美国的目的是获取朝鲜的利益,以退为进,或声东击西,是完全可能的,美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利益让朝鲜安然的 2019-03-23
  • “男童在幼儿园噎食死亡”,信息渠道应当畅通无阻 2019-03-09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3-09